女人邦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女人邦 http://www.ladyband.com 2019-03-22 15:26 出处:虹膜
作者:AndrewGoldman 编译:Issac 校对:易二三 来源:《Vulture》 在好莱坞,人们常常会拿彼得博格丹诺维奇来举例,告诫做人不要太骄傲自满。 「我从不依照同龄人的标准来评判自己,」1971年面对《纽约时报》的时候他说道,「我以钦佩的导演作为标杆来评价自己——霍华德霍克斯、恩斯特刘别谦、巴斯特基顿、奥逊威尔斯、约翰福特、让雷诺阿以及希区柯克。我当然不会觉得我有任何地方能够像他们一样优秀,但我认为我也挺出色的。」

作者:Andrew Goldman

编译:Issac

校对:易二三

来源:《Vulture》

在好莱坞,人们常常会拿彼得博格丹诺维奇来举例,告诫做人不要太骄傲自满。

「我从不依照同龄人的标准来评判自己,」1971年面对《纽约时报》的时候他说道,「我以钦佩的导演作为标杆来评价自己——霍华德霍克斯、恩斯特刘别谦、巴斯特基顿、奥逊威尔斯、约翰福特、让雷诺阿以及希区柯克。我当然不会觉得我有任何地方能够像他们一样优秀,但我认为我也挺出色的。」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彼得博格丹诺维奇

博格丹诺维奇今年79岁,在他收获了终身成就奖的法国电影节上,他摔了一跤,恢复过程中可以明显看出他消瘦了不少;他摔碎了自己的左股骨。我们在杂乱的餐厅桌前聊了聊,在这间托卢卡湖公寓的一层,不太大,他和前妻露易丝斯特拉滕以及露易丝的母亲一起住在这里。

在下面这场访问里,他谈及了自己的电影创作,和奥逊威尔斯、昆汀等名导之间的关系,还非常坦诚地详述了自己和大制片厂之间的撕逼,以及自己的婚外情等八卦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你在纽约长大,你的父亲是位画家。我知道他的发型好像有点特别。

博格丹诺维奇:不知道为何,它们总是竖着长。这很奇怪。他从不相信洗发水,只用「李施德林」洗头。看上去倒是还行,但那是一种抗菌剂你知道吗!

记者:我读过一些关于你母亲的文章,却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不是真的。在你出生之前,你是有个夭折的哥哥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对。在我大概七岁之前我都不知道这件事。我当时在一间公寓楼的屋子里,父亲正在屋中画画。我看到一张画着金色头发男孩的草稿,我问道,「这是谁?」父亲说,「这是你的哥哥。」我又问,「我哥哥?」「对,他去世了。」别的他也没多说。

我的妈妈从未提起过我哥哥。许多年后,在我母亲去世之前,我问过她一些问题,其中包括这场悲剧。她和我说了,但即使在那时,对她来说提起这件事仍旧十分困难。她哽咽了,无法继续叙说。我实际上是出生在悲剧中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是因为一次意外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是一次发生在厨房的意外。她当时在煮汤,我哥哥当时离汤锅很近。妈妈吓坏了,想要阻止哥哥碰汤锅,但汤锅还是翻了,汤洒在了他身上,继而因休克去世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挺过来的。这件事应该是在1938年发生的。那时我哥哥只有一岁半。

记者:我根本无法想象。

博格丹诺维奇:太可怕了。我父母二人都从未完全从这件事中走出来。我觉得她是一个好母亲。她很温暖,但又从不爱搂搂抱抱。这么看来,她与人之间有些疏离。

记者:你是在那同一间公寓里长大的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不,那间公寓在前南斯拉夫。这件事发生在故国,事故之后,母亲就又怀上了我。她是在来美国的船上怀上我的。

记者:你父亲的作品有收藏价值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对,你该上网搜搜波里斯拉夫博格丹诺维奇。我的妹妹做了一整个网站,你在上边能见到不少很棒的作品。他真的是一位非常伟大的画家,在前南斯拉夫评价很高。但他放弃了这一切,只为拯救我的母亲和她的家人,因为他们是犹太人。他不是,但他们是。所以他为他自己、我母亲和我母亲的直系亲属申请了访客签证,在1939年来到了纽约参加世界博览会。当然,那只是表面原因。我父亲意识到了战争即将来临。

记者:当我重看《最后一场电影》的时候,我首先注意到的是,片中居然有这么多的女性角色。艾伦伯斯汀、艾琳布伦南以及克萝丽丝利奇曼,他们是如此的迷人。我们很少看到电影里能有如此之多的女演员的戏。

博格丹诺维奇:是的,你说的对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《最后一场电影》(1971)

记者:你认为你擅长于导演女人的戏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我喜欢女人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很擅长于拍女人。我从没这么想过。克萝丽丝很优秀,我告诉过她,她凭这部电影有机会赢得奥斯卡。她不停地说,「我想要和你排练最后那一幕。」我说,「别了,我不想看。」我想要它保持新鲜感。她可能排练了一百次,但除非到最后,不然我都不想看。我们拍了那一幕,而你们看到的就是我们拍的第一条。

记者:那时候,你仅仅拍过《目标》(罗杰科曼雇了博格丹诺维奇,让他用波利斯卡洛夫的旧素材拍部电影。他就拍了1968年的《目标》,讲述了一个疯狂射击的越战老兵的故事。这部低成本电影从未有人看过。)。当你面对早有名气的演员说,「你会因为这部电影拿下奥斯卡」的时候,他们会不会觉得你很奇怪?

博格丹诺维奇:这些我都认真考虑过的。和本约翰逊一样,克萝丽丝已经在圈里待了很多年了。大家都知道他们,也喜欢他们,但他们一直没有好的角色。所以,我只是觉得他们可能会赢得奥斯卡,而他们也的确做到了。利奇曼和约翰逊因《最后一场电影》分别赢得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男配角。利奇曼在获奖感言里感谢了她在得梅因的舞蹈老师萝丝劳伦兹,但没有感谢我或者是学院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这部电影面世的时候,《新闻周刊》称其是「《公民凯恩》以来,美国年轻导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电影」。

博格丹诺维奇:奥逊威尔斯那时候给我发了封电报。他说,「看你的评论,就像是圣诞节拆礼物似的。」

记者:对奥逊威尔斯来说,认为《公民凯恩》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美国电影的这种评论,成为了他人生中的某种里程碑。

博格丹诺维奇:他曾经过得很不如意。他想要拍部新电影;他不想关注过去。他跟我说过,制片人比利罗斯看了《公民凯恩》,然后告诉他,「孩子,放弃吧,你永远无法拍出超越这部电影的作品。」

记者:你的《最后一场电影》也广受好评,你会觉得这会成为某种诅咒吗,就像奥逊的诅咒一样?

彼得:不会。奥逊除了《公民凯恩》外,再也没有其他成功影片了。《公民凯恩》(以及奥逊)只赢得过一次奥斯卡,拿到了最佳原创剧本。而我则有好多奖杯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博格丹诺维奇和斯碧尔谢波德在《最后一场电影》的片场。

记者:在拍摄《最后一场电影》的时候,你和斯碧尔谢波德(《最后一场电影》的女主角)有染。

博格丹诺维奇:你知道的,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我和谢波德最近也谈过。那时候我很迷恋她。影院里的第一个镜头,她走上过道,在特写里她说道,「后面黑漆漆的,你们都在干什么?」——就在那之前,我们坐在影院里,她在我前一排。

我对她说,「我不知道我是更想和你睡觉呢,还是和杰西(谢波德饰演的角色)?」她实际上脸红了,然后他们就说,「好了,我们准备好了,斯碧尔。」那个镜头就是在那之后拍成的。

记者:你当时是想调教她的表演,还是在向她求爱?

博格丹诺维奇:这个问题肯定要跳过了。

记者:她那时候在和杰夫布里吉斯约会。

博格丹诺维奇:是的。在拍了那场戏之后,杰夫就走了,他要军事训练一星期。为了替代被选调,你得参加一两个星期的训练。所以在他离开后,我对斯碧尔说,「你要孤单一阵子了。杰夫走了。」她说,「我一直都是孤单一人。」我想,这肯定是某种暗示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电影里似乎和你的生活有所呼应:片中,布里吉斯和蒂姆斯伯特姆斯竞相追求谢波德。所以,杰夫回来,基本上在片场上演了电影里的情节之一。

博格丹诺维奇:是的。我想她告诉了杰夫她跟我有来往。我记得因为一些原因,我和杰夫在巴士旁边谈了谈。我记得斯碧尔把头探出窗,想听我们在说什么。杰夫说,「小心点。」

记者:他没有说,「我讨厌你们」?

博格丹诺维奇:没有,他完全没有为之争论。

记者:从实际层面来说,你妻子波莉普拉特就是电影的艺术指导,而你又和女演员有染,你是怎么处理这种状况的?

博格丹诺维奇:这不容易。波莉发现了,她搬出了我们的套房。她的态度有点像,「你自己处理吧,」就好像这是一个问题,这也的确是问题吧。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。斯碧尔和我一直都说这只会发生在拍片期间。电影拍完后,我们就结束。但我们的确相爱了。

记者:波莉有发狂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没有,她认为电影拍完后这些就会结束。我和她分开后,还合作了两部电影,关系脆弱而缓和。「我曾经提过离婚,」普拉特1971年面对《纽约时报》的时候说道。「他现在不想专一……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最嫉妒吗?当我知道彼得带斯碧尔去看了巴斯特基顿的佳片《七次机会》的时候。」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《七次机会》(1925)

我也以为电影拍完后就会结束,斯碧尔也是。但我们回到生活中后,还是不停地见面。我们在好莱坞的假日酒店见面。我告诉波莉,我要离开几天,好好想想,而我和斯碧尔在假日酒店度过了那个周末。她第一次让我晕晕乎乎的。

记者:你感觉怎么样?

博格丹诺维奇:这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体验。

记者:其实你这个人还是挺「正」的,是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是的。伯特斯奈德很迷恋毒品,还有鲍勃拉菲尔森以及(BBS制作公司的)那一群家伙,肯定都玩儿得很嗨。他们曾让我也试试,但我说,「别了吧,我不好这一口。」他们还说不和我拍《最后一场电影》,是因为我太「正」了。后来,我不仅玩儿嗨过,还出轨并离开了我妻子。

所以我还是没那么「正」。你知道斯碧尔来找我试镜的故事吧?我去纽约试镜几个演员,其中就有斯碧尔。因为我看过她在《魅力》杂志上的封面照片,然后就想见见她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彼得比斯金在他的书《逍遥骑士与愤怒公牛》中说,是波莉在《魅力》上发现了斯碧尔的。

博格丹诺维奇:她因此被大家称赞。真是胡扯。

记者:她为什么想要说是自己?这件事完全让她的生活失衡了。

博格丹诺维奇:她总是为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抢功。实际上,我去超市买牙签,因为我当时正想戒烟,所以我得嚼牙签。然后在收银台,有本《魅力》,一本我从未听过的杂志。封面上有一个女孩儿,穿着件衬衣,写着「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」。但她表情多愁善感的。看上去并不是真的爱我。

所以我买下杂志,交给我的助理梅伍茨,说,「找到这个女孩,好吗?」她就是斯碧尔谢波德。伍茨把她的名字拼给我,我想,「Cybill(译者注:斯碧尔的英文)」——C-Y-B-I-L-L有点长了吧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(1/3)

他一个人爆了无数好莱坞惊天八卦,看得过瘾

记者:波莉也说过,当初萨尔米涅奥是把《最后一场电影》的剧本给了她,而不是给了你,而且在这个项目得以制作之前,你从没读过这部小说。

博格丹诺维奇:胡扯。在萨尔把这本书给我之前,就已经有三个人给过我同样的书了。我对波莉说,「不如你读一读,然后告诉我怎么样。」她读了之后说,「这本书很棒,但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把它拍成电影。」这才是事实。剧本是根据书改编的。要是我没读过,我怎么能够和拉里麦克穆特瑞写出这部剧本?

记者:据说《教父》和《驱魔人》找过你,是真的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还有《往日情怀》和《唐人街》。很多电影都找过我。我很红。

记者:那你后悔拒绝这些项目吗?

博格丹诺维奇:不后悔,我不觉得我犯了错。派拉蒙打电话给我说,「我们刚买了马里奥普佐的《教父》。我们想让你执导它。」我说,「我对黑手党不感兴趣。」

提示: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"← →"键
经验

8156

收藏

6675

大家都在看